12.14欧司朗与安富利LED汽车照明研讨会

魏银仓:未来的能源布局不是一家独揽天下

龙凰
关注

因为董明珠,很多人知道了珠海银隆这个名字。但是这家企业到底做什么,,有什么跟别家不一样的理念,了解的人就没那么多了。适逢2017中国汽车论坛在上海召开,在现场,珠海银隆董事长魏银仓回答了他对新能源汽车的诸多“另类”看法。

虽然一季度新能源市场不是很理想,但是魏银仓认为总的形势一年比一年健康,不要要用现在的眼光去预测未来的市场容量,“新的技术会催生新市场,新模式会培育新客户。

“补贴退坡符合规律,公正合理。”在补贴退坡的背景下,他反对新能源车企打价格战的恶性竞争,认为这违背成本下降的真实幅度。

除此之外,他还反对“唯能量密度论”和软包电池。他说,“盲目的追求能量密度是没有意义的,必须在均衡安全、价格等其他优缺点。”所以,他认为未来的能源布局也不是一家独揽天下。

以下为我们整理的访谈核心摘要:

问:如何看待新能源汽车产业目前的形势?

魏银仓:新能源行业和其他工业企业一样,要想把工艺品质做得最好,要想把产业成本下降,和传统车企竞争,最终目标新能源是不可能靠长期补贴生存的,那么企业要生存就等上规模,降成本。当然,现在行业的政策波动、市场波动仍然不像传统产业那么稳定,我们是擦向目这个目标去努力。

但是我认为总的形式一年比一年健康,我们比去年要感觉市场更大、需求更旺。特别从试乘推广以来,老百姓对环境的意识和电动车环保意识知识的普及,现在政策的拉动、市场的推动,现在总的感觉从商用车,我们感觉还是越来越好,越来越健康。

问:如何看待新能源补贴退坡?

魏银仓:首先,我认为国家新能源补贴政策,分五年,每年25%退坡,不是草率的决定,第一,它符合工业、科研、材料、市场,符合规律。每年随着产量的提升,成本下降,我认为工信部的政策,国务院的政策,是最能说明问题的,是公平公正科学合理的。

真正搞研发搞汽车制造,不可能产量提升那么快,成本下降那么快。

现在打的价格战,是不健康的,这就是我所说的劣币驱逐了良币,人们为了最大价值地追求补贴而去研发,而去制造,而我们的政策法规,还有很多不完全的实施细则,对寿命、安全、责任、法律、标准,并没有全面地区涵盖。

问:珠海银隆为什么不做软包电池?

魏银仓:最近热炒的软包电池又复活了,固定资产投资少,技术工艺倒退了至少5年,但是今年2017年,软包电池享受补贴最高,对于中小企业,可能钻了政策的空子,法律的漏洞,谋求的是利益最大化,但是要大规模制造新能源汽车,不能贪眼前一时,我们要看得更远,我们看的是国家没有补贴的时候,你还能生存,还能发展,还要进行真正的产业化。市场会说明一切,这是我认为目前新能源,只有把产品做的越来越好,产能做的越来越大,成本才能越来越低,才能和传统车竞争,所以坚持不做软包,不去投资软包,同样资本投资,软包投资低得多,坏了怎么办,换电池,换电池的成本谁来承担?补贴是一次的,5年后、3年后换电池,那个企业还在不在,谁来给你保证,所以这点银隆不参与价格战,也不参与恶性竞争,我们有清晰的发展理念和技术定位、市场定位。

问:如何看能量密度指标?

魏银仓:盲目地一种材料体系去追求能量密度,必然是我们新能源产量死亡更快,关是三元、还是钛酸锂、还是燃料电池,任何市场都有它的独特性,不是说一种电池就能满足所有的市场。

有什么材料能量密度比釉、鈷高?我们为什么不追求?燃料电池,一百多年了,为什么普及不了?目前电池里,没有哪个能量密度高过燃料电池?它有一个致命的缺点,功率密度低,任何产品都有它的优点和缺点,技术和材料同样。

所以说能量密度不是万能的,应该根据不同的市场和客户,来综合平衡优缺点,能量密度只是新能源汽车里面一个指标,绝对不是综合指标。

问:燃料电池未来的市场占比能达到多少?

魏银仓:燃料电池并不是在固定的时间内,就能达到多高占有率,或者取代某一种产品。内燃机还有相当长的历史时间,电动车也是环境所需。如果说为了99.999的氢气,你消耗大量的天然气,或者电力,来制高纯度的氢气的时候,再是高压储存、高压使用,在用上最贵的催化剂,那么你浪费的资源,消耗的能源,还有清洁环保的意义吗?已经没有了。

银隆的路线,要用最少的能源小消耗和资源消耗,让老百姓买得起,让社会负担得起,为了国家能源安全、为了国家节能减排而去研发而去制造,而不是盲目地区追求高大上。

问:新能源市场是否存在盲目投资?

魏银仓:首先我不认为市场是有限的,新技术催生新市场,新模式培育新客户。

八八年,公安部、交通部在海南岛开了汽车研讨会的时候,外国专家说2020年中国的汽车产量会突破500万辆,请问今天是哪一年?今天我们的汽车产量是多少?他们当时对市场的量的分析和判断,就像咱们今天分析商用车、客车市场量一样。过去的数字不能决定未来的数字。

问:珠海银隆乘用车的规划路线?

魏银仓:我们去年刚成立了乘用车的研究院,其实,研发我们五年前就起步了,这五年我们集中精力先把材料、电池、商商用车。乘用车发展受行业特许的限制,我们现在一边研发,一边还要解决资质问题,所以说现在还在研发、发展筹建当中。

记:你是不是赞成取消补贴?由市场来说了算。

魏银仓:坚持毛泽东思想,百花齐放,百家争鸣,市场是最终的,最高级的发言权。

下载OFweek,高科技全行业资讯一手掌握

OFweek2017中国锂电高峰论坛会后回顾

评论

(共0条评论

评论长度不能少于6个字

暂无评论

今日看点

还不是OFweek会员,马上注册
立即打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