维科杯· 2017中国激光评选火热申报中

充电桩现状调查:总量近10万 却少人问津

IT时报 中字

OFweek新能源汽车网讯 尽管给予新能源车的政策和福利足以让燃油车“眼红”,但充电难问题一直伴随着新能源车发展的历程。

实际上,不管是相关政府部门还是民间资本,都在大力发展充电桩。目前的情况是,一边车主大喊着“无处充电”,一边则是充电桩数量的不断增加,而在这其中,凸显出的问题是充电桩使用率低。

充电桩变“僵尸桩”利用率仅4%

总量近10万 却少人问津

根据公开数据显示,目前上海的新能源汽车保有量约为11万辆,据不完全统计,充电桩约有8.6万个。不考虑充电桩类别粗略计算,上海的车桩比已经达到了1.2:1,但其中有多少充电桩在发挥作用呢?

在浦东的一个大型商务园区,每天出入园区的车辆约1500辆次,设有1000余个停车位,10个是带有充电桩的,而在这10个车位中,有5个还未启用。不过即使是“物以稀为贵”,这5个充电桩位也鲜有人问津。“今年上半年,这5个充电桩一共用去电费1500元,平均一个充电桩每个月50元左右,按照商业用电平均1.2元/度来算,每个充电桩每个月耗费的电不超50度,而充满一辆新能源车基本上需要十多度电,照这个比例来看,每个充电桩每月的使用次数只有几次。”该园区相关管理人士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。

去年底上线的“联联充电”是上海电器科学研究所(集团)有限公司受上海相关政府部门委托承建的,主要接入上海“公共”和“专用”的充电桩,据联联充电负责人汤晓栋透露,联联平台上将近8000个公共充电桩使用数据显示,上海的公共充电桩利用率为4%,比例不算高,利用率高的主要是为城市出租车和公交车服务的专用充电桩,此外,公共充电桩的损坏率也达到3%。

公共充电增加成本 体验没有闭环

本应是刚需的充电桩现在很多都成了“僵尸桩”,这其中原因何在?

在汤晓栋看来,上海出售的新能源车中,有60%~70%是插电混动车,不像北京,新能源车都是纯电动的,对充电桩的要求更高、频繁。

在上海,买新能源车、上沪牌的前提条件之一就是要安装充电桩,即使不安装充电桩,很多车主也会选择“飞线充电”的方式。因此,车主把公共充电桩作为补电的主要方式,补电的使用频率肯定不高。

上汽安悦充电副总经理张一闻告诉记者,在两端(家和单位)充电的比例占到80%左右,用公共充电桩补电场景仅占20%。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经济问题,“家用电费相较于公共充电桩要低,用公共充电桩充电,不仅要付略高的电费和服务费,大多数情况下还要付停车费。现在充电桩停车位的收费并没有和普通停车位区别开,充满一辆车需要三四个小时,以市中心平均每小时停车15元算,成本并不低,充满电带来的是停车费的增加。”

在停车位资源稀缺的市中心,经常会出现充电桩停车位被燃油车占用的现象。“有时候燃油车主看到新能源车主前来充电也愿意让位,但这要碰运气,更多时候是无法找到燃油车车主。”一位正在商场车库内寻找车位的车主这样告诉记者。

移动互联网时代,用户都讲究使用体验。目前,各充电桩平台都有自己的App,但几乎每个App都只能找寻自家的充电桩,没有互联互通。即使车主发现充电桩,还得先安装其App并注册登录才能解锁枪,而支付方式也多种多样,有的平台支持支付宝、微信支付和银联,有的平台需要事先办好该平台的消费卡。

作为一个由政府推动建立的统一平台,联联充电目前接入了28家充电桩企业,用户可以查询这28家充电桩的位置、支付方式等信息,但目前这个应用只限于查询,不能扫码和支付。即使用户用联联充电App找到了充电桩,要使用的话还得下载该充电桩的App。据汤晓栋表示,下月联联平台会上线扫码和支付功能。

仅靠公共充电桩 平台无法盈利

此前,为了推进充电桩建设,政府部门出台了不少政策。比如2015年7月1日正式实施的《上海市电动汽车充电设施建设管理暂行规定》提出,新建停车场充电桩比例不得低于总量的10%。规定一出,一批新建停车场开始接洽充电桩企业建设充电桩停车位。

谭芸(化名)是上海一家充电桩平台市场部的负责人,此前,他们平台在上海一个大型商场修建了充电桩停车位,一段时间后,谭芸发现,不仅使用率并不高,而且停车位上经常停着燃油车。当时,该停车场的充电桩停车位还没有达到10%的标准,商场管理人员向谭芸提出加大充电桩停车位的数量,作为利益置换,停车场将保留10个充电桩停车位仅供新能源车停放,并派专人管理,解决燃油车占位的问题。于是,平台又在该停车场建了120个充电桩停车位,一个交流充电桩的成本在七八千元。在谭芸看来,这样的投资成本并不是每个充电桩平台都投得起的。利益向来也是充电桩进社区的难点,在充电分成和停车费之间,小区物业会追求利益最大化。

不过,现在谭芸表示,少点多量的投放策略并不正确,“相对于燃油车400多万辆的保有量,新能源车的保有量还是少的,不可能出现排队等充电桩停车位的情况,集中投入带来的是更高的闲置率,以后会多点少量地投。”

盈利难、建设投入大、运营维护成本高、投资回报周期长等一直是充电桩平台急需解决的难题,现在又加上了使用率低。张一闻也坦言,即使是有国企背景的安悦充电,目前也没有盈利。“充电桩行业存在的这些问题造成了一些小平台的生存问题,有的小平台想轻资产运营,但充电桩这个行业适合重资产模式。大平台也不会把公共充电桩作为主要收入来源,还得依靠提供上下游服务。”比如,安悦充电做设备供应,保证现金流,投放专用充电场(站),为公交、新能源物流服务,这是一块可以有保证的投资回报。

下载OFweek,高科技全行业资讯一手掌握

中国先进激光技术及应用研讨会火热报名中

评论

(共0条评论

评论长度不能少于6个字

暂无评论

今日看点

还不是OFweek会员,马上注册
立即打开